假富二代的真爱情
时间:2018年01月09日来源:作者:字体[放大 缩小

   01

  
  付思玉第一次见到陆俨的时候,她正挽着男朋友的手在为该不该买一份双拼的寿司而争吵不休,连店员都看不下去了,这个时候,陆俨端着一杯卡布奇诺从她身边走过。
  
  可能是地面太滑,这个男人很狗血地就把那杯咖啡不小心洒在了付思玉的短裙上,两人的关系就这么连在了一起。
  
  而付思玉在得知陆俨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时,她甩了那个寿司男友,投入了陆俨的怀抱。
  
  今天是两人在一起一个月的日子,陆俨偷偷摸摸订了飞往三亚的机票,付思玉在内陆呆了二十三年,还没有见过海,而陆俨就给了她一片海。
  
  两人到达三亚时,正巧天黑了,他们住进酒店,付思玉看着窗外的海,心想这才是她应该过的生活。
  
  说她是物质也好,虚荣也罢,付思玉从小就穷怕了,当她穿不起新衣服背不起包包被全班同学嘲笑时,她心里就埋下了这颗虚荣的种子。
  
  陆俨递给她一杯红酒,俩人坐在酒店的窗边,俯瞰海景,霓虹城市的闪烁,她抿了一口道:“真美啊,我从来没有出来旅游过,真的很谢谢你,陆俨。”
  
  陆俨只笑不语,放下酒杯,望着付思玉,双手穿过她的一头秀发,抱着她,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深情一吻。
  
  纵使付思玉谈过许多次恋爱的人,也架不住这架势,脸红的仿佛天边的晚霞。
  
  终归是陆俨太会撩人,他的一举一动总是轻易地就能够撩拨付思玉的心。
  
  夜深了,陆俨搂着付思玉,把脸埋在她的颈窝,估摸着是说了一句梦话,他含糊不清道:“...嫁给我吧。”
  
  02
  
  海边人很多,付思玉和陆俨坐在树下,在给对方涂防晒霜,炎炎烈日,付思玉白皙的皮肤上已经浮起了一层汗水。
  
  付思玉看着不远处一对激吻的情侣,突然想起了昨晚陆俨在耳边的轻语,她坏笑了一下说道:“陆俨,你昨晚好像向我求婚了耶。”
  
  陆俨一点吃惊的意思都没有,而是挑眉一笑,气定神闲的回应道:“是吗?那你答应吗?”
  
  这淡定的样子让她愣住了,当时心里就打起了鼓,心想如果自己不答应,万一这真的是求婚,那岂不是伤了陆俨的心,但是如果自己答应的话,这富二代求婚也太寒酸了一点。
  
  在她心里,最起码也应该要有鸽子蛋那么大的戒指,在一个中央广场,数万人面前,单膝跪地,说一大段感人肺腑的情话,然后再说嫁给他这之类的。
  
  没想到陆俨就是这么随口一说,她当时心里就有点不爽起来。
  
  谁也没有说话,陆俨也感觉到付思玉的情绪有些低落,他拿出手机,翻开了相册,说道:“等有时间,我带你回家见我父母吧,他们都住在南边的一个别墅里面。”
  
  说完就把照片一张张的翻给付思玉看,别墅有上下三层,有露天游泳池,地下赛车场,杵在门口的音乐喷泉,还有一个公园广场。
  
  付思玉见到这个,心早已经飞到里面去了,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别墅的女主人,陆俨的家世背景远远超乎她的想象。
  
  她眼里的笑意快要弥漫了出来,自然而然的就说了一句:“突然觉得,嫁给你也可以啊。”
  
  陆俨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收回手机,拉着付思玉就冲到了海水里,两人玩的不亦乐乎。
  
  大概玩了一个星期,他们就结束了这场度假,回到了各自住的地方。
  
  03
  
  付思玉租了一个很小的单间,塞满了衣服和化妆品,非常限制人身的活动。
  
  她是一个小公司的前台,虽然工资不高,但是活轻松,加上她本就容貌俱佳,老板也挺喜欢她,上班玩玩手机,老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  
  下班的时候,陆俨就准时的出现在了公司楼下,倚在那辆劳斯莱斯面前,西装笔挺,皱着眉头看着手表,把路过的那些女同事迷的不行。
  
  付思玉急急忙忙走了出来,陆俨亲自给她开车门,副驾驶上赫然出现一大束蓝色妖姬,艳丽的不行,陆俨笑笑:“送给你的。”
  
  付思玉按捺住那颗小鹿乱撞的心,坐进了车里,她捧着花,发现里面有一个盒子,她拿了出来,是一条镶钻的项链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  
  “这条项链也是送给我的吗?”她睁着大眼睛,感动的说道。
  
  陆俨悄然点头,云淡风轻道:“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款式,我就拿了最经典的款。”
  
  付思玉狂点头,说自己很喜欢,钻石项链,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呢。
  
  这个时候付思玉的手机响了,是前男友打的电话,她犹豫了一会儿,才接。
  
  “喂,打电话给我干嘛?”
  
  那边是很讨好的语气,大意是想要和好,说自己攒了点钱,可以给她买奢侈品,可惜,此时此刻的付思玉脖子上戴着的是钻石项链,现在除了陆俨,她谁也没看在眼里。
  
  她说了一堆很伤人的话,就把电话挂了,然后用余光观察陆俨的神情。
  
  陆俨认真的开着车,他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为什么还跟前男友有联系?是我做的不够好吗?”
  
  付思玉心里咯噔一下,留着前男友的联系方式是她一贯的作风,以防现在找的男人不好,可以吃一下回头草,但是现在她可是和陆俨在一起了,看来这个习惯要改了。
  
  她径直打开手机,把那个男人的所有联系方式或者相关的东西删除拉黑,低着头的她没注意到陆俨嘴角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。
  
  他们吃了一顿浪漫的晚餐,结账的时候,付思玉看到陆俨的手机上面传来一条信用卡消费的消息,她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  
  最后付思玉是被陆俨送回来的,但是并没有请他进屋,毕竟这脏乱不堪的景象是最不愿意被他看到的。
  
  04
  
  第二天付思玉去公司的时候,就被同事包围了,昨天下班陆俨的出现,震惊了那些人。
  
  那些八卦的女同事纷纷向她问七问八:“那是你男朋友?做什么的啊?看起来好有钱的样子。”
  
  这个问题把付思玉问住了,她才想起自己连陆俨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,她自己想了一下,就胡乱的说了一个身份:“就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而已啦。”
  
  只要是有钱,也不管是做什么的,说出来就肯定有人信。
  
  果然那些人都睁大了嘴巴,发出羡慕的声音,付思玉脸上得意的笑毫无掩饰,那些人的嘴脸极度的满足了她的虚荣心。
  
  这个时候,陆俨一个电话打过来,她马上接了,听到对面说的话时顿时就睁大了眼睛,拿起外套就走了出去。
  
  一个小时后,他们从民政局走了出来,手上拿着结婚证,付思玉站在阳光下,恍惚的以为是在做梦。
  
  陆俨伸出手摸摸她的头,柔声道:“明天你好好打扮一下,我带你去见我的父母,现在我们都领证了,我父母再反对也来不及了。”
  
  付思玉乖巧的点点头,脸上也染上红晕,她回到了公司浑浑噩噩的上了一天的班,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时候,看着结婚证,在床上兴奋的打起了滚。
  
  她觉得这才是她应该有的生活,像是电影里的豪门太太一样。
  
  天刚蒙蒙亮,她就起床梳妆打扮,陆俨来的也很早,在楼下等了她一个小时,两个人就出发去了城南。
  
  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,付思玉前所未有的紧张,进了门之后,也没见一个人出来迎接。
  
  她跨着小碎步跟在陆俨的身后,进了客厅,就看到有一对夫妻端坐在餐桌面前,看起来很普通。
  
  她一一打过招呼,发现其实陆俨的父母很好相处,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。
  
  而且他的父母还操着一口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,带着点乡下人的口音…
  
  吃完饭,陆俨亲了她一下,跟她说道:“昨晚我就跟他们说了我们的事情,看样子是接受了,虽然是先斩后奏,有点不太好,但是好歹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。”
  
  付思玉心想原来是陆俨先打了声招呼,今天才会这么顺利,越发觉得这个男人很可靠。
  
  她自己在别墅里转来转去,而陆俨则表示还要跟父母再聊聊,她上了楼,看到了主卧,想到这即将是她要住的地方,当时心就像一只蝴蝶一样,早就不知道飞到何处去了。
  
  她兴奋的推开门,却不料里面的场景把她吓了一跳…
  
  05
  
  这是一间看起来很沉稳内敛风格的房间,跟陆俨完全不搭,她满心疑虑,心想这难道是陆俨父亲的房间么?
  
  她慢慢的欣赏着,也不放过一个可疑的角落,最后在床头柜上,发现了一张照片。
  
  一张有些泛着微黄的相框,复古色调,照片上的人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中年大叔,带着金丝边框的眼镜,挂着亲和的笑容。
  
  “这是谁啊?”付思玉把照片翻来覆去的找了一遍,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。
  
  她觉得一切都变得有些许奇怪,觉得陆俨的父母和这所房子的气质一点也不搭,而这所公寓内很少有跟陆俨有关的东西。
  
  付思玉打开衣柜,发现里面全是中年男子的衬衫,还有商务版的大衣,她关上衣柜,觉得这个房间很压抑,于是逃一样的跑出了房间。
  
  正巧撞上来找她的陆俨,她吓得惊叫了一声,陆俨抱住她,急切的问她怎么了。
  
  她紧紧抓住陆俨,伸出手指指着那间房,声音里夹杂着害怕,她有点哆嗦的问道:“那间房,是你的么?”
  
  陆俨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,那间紧闭的房门,他那双好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,片刻后才缓慢道:“不是,这是我大伯的房间。”
  
  付思玉当场就愣在那里,刚刚紧紧围绕在身边的恐惧也在慢慢的消失,她放松了下来,说道:“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,你还有一个大伯。”
  
  陆俨把她扶到客厅的沙发上,那冰凉的刺感让她冷静了不少。
  
  “大伯常年在国外,很少回来。”
  
  他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  
  06
  
  窗外的花开得很鲜艳,陆俨的父母站在那里,拿着洒水壶,一下一下的浇着。
  
  客厅里付思玉在很认真的听着陆俨讲话,最后才得知原来这栋别墅,是他大伯设计的,为了感谢他,就留了一个房间给他,以防他回国后没地方住。
  
  陆俨看出来付思玉心里的疑惑,他失笑了:“你就是爱胡思乱想,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行了。”
  
  付思玉娇俏的笑了一下,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一个问题:“那…我们住在哪一间?”
  
  陆俨收起了笑,转身拿起一杯已经泡好的茶,放在鼻尖下闻了闻,陶醉了一番,递给了付思玉:“我们不住这里。”
  
  付思玉接过喝了一口,听到这样的回答,急的想要说话,却不巧咬到了自己的舌头,她惊呼一声。
  
  陆俨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,温柔的捧起她的脸,给了她一个连绵的吻。
  
  最后他们还是坐车回到了市里。
  
  “我住在市里,方便每天上下班,要是住在城南,太累了。”
  
  陆俨看着前方的路,给付思玉解释道。
  
  付思玉低着头想了想,觉得说的也对,虽然别墅住起来很气派,很爽,但是对于每日都要上班的陆俨来说,实在是辛苦。
  
  也懒得管那么多了,反正自己已经是别墅的女主人了,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?付思玉心情大好的搓着手指,哼起了歌。
  
  “我原本以为,你会生气。”陆俨又说了这么一句。
  
  付思玉心里咯噔一下,自己是有点生气,但是她觉得自己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,陆俨居然看出来了。
  
  “好吧,是有一点点生气,但是一想到别墅在那里又跑不了,气也就消了。”付思玉嘟着嘴道。
  
  陆俨没再说话,付思玉有些坐不住了,她想到证也领了,父母也见了,那之后怎么办,不会就这么过一生吧。
  
  她还想要广场求婚和盛大的婚礼,和戴在手上的鸽子蛋戒指。
  
  但是这些陆俨都没有再提过,而这些恰恰是她在乎的。
  
  “陆俨,我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啊?”
  
  最终,她终于问出了口。
  
  07
  
  陆俨办事的效率令付思玉惊叹,在那晚她问了一句之后,陆俨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,一个月之后,她们就在最有名的教堂里完成了婚礼,到场的没几个人,除了亲戚和几个要好的朋友之外,就没有其他人了。
  
  陆俨的那些朋友纷纷感慨他这场婚礼很是浪漫,就跟电视剧里一样,付思玉在一旁捂嘴笑。
  
  办完了这场婚礼之后,付思玉就搬到了陆俨的房子里一起生活。
  
  从那以后,她的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,但是好景不长,奇怪的事情正在慢慢发生…
  
  有一天早晨,她还在被窝里的时候,就被一阵粗暴的敲门声给弄醒了,她揉着头发,带着起床气就打开了门。
  
  门外是一群壮汉,穿着黑色背心,胳膊上纹着各种各样的纹身。
  
  付思玉当时就吓蒙了,半天才吞吞吐吐道:“你…你们…是谁?要干嘛?”
  
  那群人看到付思玉之后,脸上也是不可置信的表情,他们啐了一口唾沫,凶神恶煞的说了一句:“怎么是个娘们!”
  
  付思玉脑海里想了一万种不好的场面,吓得眼眶里也蓄满了眼泪,带头的人问了一句:“这里是陆俨的家吗?”
  
  陆俨?付思玉皱了眉头,他们是来找陆俨的?但是看这架势,这些人肯定不是善茬,她鼓起了莫大的勇气,说道:“不是,这里是我家,你们再不走,我就报警了!”
  
  说完就装作拿出手机要打电话,那群人气急败坏的走了,她赶紧关上房门,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,四肢还是酸软的。
  
  她带着哭腔打了个电话给陆俨。
  
  08
  
  陆俨赶到家时,付思玉正躲在被子里哭成了泪人儿,他自责的抱着付思玉,一直说对不起。
  
  付思玉想起今天的遭遇,抡起拳头就往陆俨胸口打了好几下,陆俨都受着,她哭的梨花带雨,特别委屈道:“那些人,为什么要来找你?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?”
  
  陆俨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严肃,脸沉的像是天边的乌云。
  
  “前段时间,抢了另外一家公司的项目,你知道商场竞争,搞不赢就只好暗地里搞鬼。”
  
  他轻飘飘的说出了这几句话,恰巧手机来了条短信,他赶紧拿起来跑到阳台上面去了。
  
  付思玉察觉到他这个反常的动作,身体一僵,才发觉自己背后又起了一身的汗。
  
  陆俨为了她的安全,把她送到了城南的别墅,让她在那里好好的休息。
  
  那天早上给她造成的阴霾,也随着就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去别墅住的喜悦。
  
  她是晚上到的,别墅黑沉沉的,没有一丝灯光,她心里觉得奇怪,难怪陆俨的爸妈没在别墅里吗?
  
  她忐忑的睡了一夜,精神也不是很好,起床的时候,别墅里依旧没有一丝声响,静的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。
  
  在这样的环境中,付思玉生活了半个月,而工作她早就已经辞掉了,打算专心的过豪门太太的生活,每天就是拍拍照片发朋友圈,看着底下羡慕的评论,她心情就大好。
  
  直到有一个人在下面评论说:“这栋别墅看着很眼熟啊,好像是前几年被一位富豪拍下的,你怎么住里面?”
  
  她立马把那条朋友圈删除了,然后打开了百度…
  
  发现真如那个人所说,是一位富豪拍下,并非陆俨。
  
  而那位富豪的图片一出来,付思玉就瞪大了眼睛…
  
  09
  
  她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拉回了思绪,还没来得及震惊完,就匆匆下楼,跑到了铁门前。
  
  依旧是前段时间敲门的那群壮汉,他们手里拿着刀,恶狠狠的看着付思玉。
  
  付思玉还没来得及呼救,就被一个人揪住头发,在地上拖拽了一路,拖到了客厅,把她扔在冰冷的地板上。
  
  她痛的龇牙咧嘴,而那群人却坐在沙发上,带着仇富的眼神欣赏着客厅,带头人越看越气:“啊呸,住这么好的房子,还还不起钱?”
  
  “还钱?什么还钱?”付思玉坐在地板上,哆嗦着唇说道。
  
  带头大哥嗤笑了一声,手上的刀挥來挥去,在空中划出锋利的弧线:“陆俨借了几百万的高利贷,难道你不知道?”
  
  什么?付思玉大叫一声,之前的一幕幕全部浮现在她的脑海里,不同的豪车,别墅,婚礼,陆俨怎么可能会借钱。
  
  “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!他这么有钱绝对不可能借高利贷的!”
  
  带头人没忍住大笑了起来,嘲讽道:“有钱?哈哈哈,他陆俨不过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,凭着父母操劳一辈子得来的钱在市里买了一套房而已,这叫有钱?”
  
  付思玉完全没有了任何反应,生无可恋的望着这别墅,带头人看她这么傻,就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。
  
  这栋别墅真正的主人不是陆俨,而是当初她在那间卧室里发现的那张照片上的人,他常年在国外,就雇了陆俨的父母每日前来打扫清理。
  
  其实陆俨从那天把咖啡倒在了付思玉身上后,就喜欢上了她,更是为了满足她的物质和虚荣感,找高利贷或者刷信用卡,大肆消费,来留住她。
  
  豪车不过是租的,所有的一切都是用借来的钱堆起来的,而她那时候已经和陆俨结婚…
  
  付思玉闭上眼睛,无奈而绝望,这钱她还不起。
  
  带头人打了一个电话给陆俨,陆俨很快就赶过来了,而且带着一大笔钱。
  
  他之前就一直在暗地里着手卖房子,正好今天房子卖了,钱到手,接到电话就马上赶了过来,他抱起付思玉,红着眼眶。
  
  带头人拿着那笔钱走了,临了还警告他,剩下的和利息最好是自觉点。
  
  付思玉无声的哭着,不吵不闹,就这么坐在地上,陆俨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,说自己禽兽不如骗了她,他最后沉声道:“对不起...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吧。”
  
  付思玉呆呆地看了他许久,久到陆俨觉得自己被彻彻底底地判了死刑的时候,她站了起来,从背后抱着他,然后缓缓道:“不,我要和你同甘共苦。”
  
  付思玉确实是物质,爱慕虚荣,那是因为她没有得到过,而陆俨不仅把这些全部都给了她,还给了她从未过的感觉,那种真真切切地被人如珍宝般捧在手心的感觉
  
  陆俨卖掉了房子还债,就连最后离婚都是由他痛苦的说出来,在经历了这些之后,她突然发现,钱啊财啊大别墅呀都已经不重要了,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。
  
  最后付思玉那小小的租房里,又多了一个陆俨,两个人依旧笑的很开心。
编辑:慢灵魂点击数: 次会员收藏][保存到收藏夹][我要投稿
上一篇:有多少人的爱情败给了彩礼钱 下一篇:没有了
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,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. 如发生侵权行为, 请及时告知.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
Copyright ©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. 永恒网 版权所有. 转载请注明出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