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湖畔的泪水
时间:2018年04月09日来源:作者:连佐彬字体[放大 缩小
  每次行走在公主湖畔平坦的步行街,望着湖中碧波荡漾的湖水,和公主广场熙熙攘攘的人流,就会蓦然想起去世多年的姐夫,他仿佛扛着芦席去要赶集,褴褛的衣襟在风中摆动,刹那间,泪水总会模糊了我的双眼。
 
  姐姐家住在公主湖旁边的南庄村,上世纪七十年代,公主湖畔还是乱石滚滚洪水肆虐的河滩。姐姐家的生活和许多那个年代的人一样——过着少吃无喝的日子。姐姐有五个孩子,生活非常困难。我和姐姐家的大孩子同岁!从这个角度说姐夫算是我的长辈,俗话说“长兄为父”!
 
  暑假里,我经常到姐姐家去玩耍,公主湖附近的溪流和大山我都跑遍了。是姐夫让我认识了湖对岸的清凉山、王岭山、麻子山……
 
  那些年,姐夫给生产队养牛,顺便捡斫编织筐子的条子。姐夫拿着砍柴的镰刀捡斫条子,我拿着割麦子的镰刀刃,修削好条子,接下来就在山上编筐子。回家时,我和大外甥赶着牛,姐夫担着编织的框子,新编的筐子很重,姐夫总是走得满头大汗。当筐子够十多个时就套在一起担到太峪街上去卖,那时一只筐子卖五毛钱。每次卖到六七元或者十元钱,姐夫好似发了大财,给我们买好吃的。一次我担着两个筐子和姐夫一同赶集,长衫子口袋里装着一个蒸熟的梨子,每走一步,梨子在我的腿上来回敲打。姐夫看着我心疼,就把熟梨放在他担的筐子里边,走到现在的公主湖畔,换肩时梨掉了,我去捡,姐夫对我说:“有土,不能吃了。卖了筐子给你买油饼吃。”我好像一下子有了劲,摇摇摆摆把筐子担到了供销社。
 
  一次在放牛时,一头牛丢了,姐夫带着我和外甥把三沟梁的大山跑遍了,也没找到牛的影子。为了找牛,姐夫问神算卦,梦想把那头牛找回来。十一月的天气,姐夫穿的还是单裤,原因是生产队扣了姐夫三个月工分,还要他给队上赔30元钱。第二年三月,有人发现那头牛原来跌在上南庄的一个塌坟里,成了一堆白骨。一头牛在那个年代是天大的事啊!丢失的牛把姐夫一家拖入了更加苦难的深渊!丢牛事件使姐姐本就贫穷的家雪上加霜,姐夫和姐姐手脚不闲地劳动也解决不了一家人的温饱。记得一个隆冬的傍晚,姐夫领着和我同岁的外甥到我家来背吃的。父亲给了二斗高粱,姐夫好像有了救神。他答应有了粮食马上给还!父亲哎了一声说“赶紧拿回吃吧!啥时不叫人操心了?”姐夫趁着夜幕返回时,外甥被坡口的狗差点咬伤。那时的粮食是禁止流通的,就是亲戚之间也不许买卖借用的。塬上地多,好在我家还有点秋粮。姐姐每次来母亲总要给些馍面,母亲送走姐姐后的第一句话就是“你姐啥时把要饭棍撇了呀!”后来,父亲从没提姐夫借粮的事。
 
  为了解决一家人的吃饭问题,姐夫到三沟的筛子湾采药材、打山杏,一次打杏回来,河水上涨,过不了河,姐姐把馍装在布口袋给姐夫扔过河去,直到傍晚河水退下才淌过来。姐夫经常从刺骨的河水中过河,留下了严重的静脉曲张疙瘩腿。
 
  现在,公主湖已经成了旅游胜地,南庄村也成了国内有名的莓谷,豳州驿的仿古建筑代替了往日乱石滚滚的河川,太峪镇也已成了彬县南大门的名片!“萧瑟秋风今又是,换了人间。”一切的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富士苹果、大黄杏,孩子们都不青睐了!不知道我的兄长——姐夫您在哪儿?如果您真的在天有灵,您是否看到碧波荡漾的湖水?您是否听到豳州驿游人的笑声?您是否能从湖旁的大山里走出来,在民居四合院里走走坐坐?今天,你的小弟每月有稳定的工资,我手攥百元钞票,咋能忘记你为五毛钱的劳作?您能否显灵一次,蓦地出现在我眼前,小弟领你在湖畔的饭馆豪吃一顿?任泪水模糊了湖中的拱桥,您就是没有出现!我面对庄重典雅的公主雕像膜拜——祝愿我们的国家繁荣富强;祝愿姐夫您在天国里再不受饥馑的折磨。我面向大山的方向鞠躬,那儿有你的坟冢,如果有来世,你我还是兄弟。
编辑:水灵儿点击数: 次会员收藏][保存到收藏夹][我要投稿
上一篇:与其用泪水博同情,不如用汗水换尊严 下一篇:没有了
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,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. 如发生侵权行为, 请及时告知.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
Copyright ©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. 永恒网 版权所有. 转载请注明出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