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桥北往事
时间:2018年04月09日来源:作者:字体[放大 缩小
  桥北曾是老浦口边缘的桥北,桥北曾是高新线疾驰而过的桥北。
 
  但有一种叫“未来”的东西,会将城市中被岁月尘封的地点撕开,让它风起云涌追上时代。
 
  桥北就是这样的地点。十几年的变化,早已告别曾经。
 
  而2018的桥北,从来没让南京人这样期待。
 
  1
 
  20多年前的南京,长江一如现在,穿过大桥向东而去。不同的是,那时的长江北岸,仿佛是与江南隔绝的世界。
 
  90年代的大桥那头,从桥北延伸到石佛寺,都是属于老浦口的记忆。
 
  老浦口人的生活,缓慢而知足。就像浦口火车站的汽笛声,悠长不变。
 
  大马路、码头街,以及和平街,有民国建筑,也有遮天蔽日的梧桐树。人们路过多年不变的理发店,路过多年不变的馄饨摊,日复一日,冬雪夏蝉。
 
  对于年轻人来说,童年的记忆留在了东门的电影院,留在了浦口公园。
 
  老浦口,有着岁月的痕迹
 
  整个90年代,老浦口人都安于这样平静的生活。——除了过江。那是另一幅景象。
 
  不管是码头边充满岁月的轮渡,还是大桥上拥挤不堪的公交。进城的人们,总会露出一点生活背后的疲惫。
 
  公交车经过桥北,吃力地爬上大桥,穿越老浦口的边缘。
 
  彼时的桥北还是一片荒芜,只有1996年开业的红太阳可以算作一个地标。
 
  站在大桥上向北望去,荒凉感从长长的江滩一直向浦口的深处蔓延,让人不知道桥北的未来在哪里。
 
  2
 
  如今的年轻人很少知道,从1995年到2005年,长江大桥曾经有个收费站。
 
  从江北去往新街口,是一段艰巨和漫长的旅程。收费站的存在,让这种漫长的感觉不仅存在于距离上,也存在于心理上。
 
  永远拥挤的过江的公交车里,塞满了两种人。
 
  为生活而奔波于长江两岸的老浦口人,以及初来求学将慢慢爱上南京的大学生。
 
  南大和东大的学生们,早在90年代就熟悉了桥北的荒凉感。在最久远的记忆里,是汉高线和鼓扬线承载了他们的青春。
 
  挤上公交车,经过红太阳,爬上长江大桥,很多人的目的地在大桥南路。——逛完超市再吃一碗鸭血粉丝。
 
  挤过汉高线的学长学姐们,如今已不惑之年了吧。汉高线后来改为高新线,终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莲花桥。
 
  管是高新线还是132,终点都在莲花桥
 
  再后来,高新线又成了149,149又分裂成131和132……每一个番号,都诉说着一代人的回忆。
 
  而假期来临的时候,高东线成了主角,这路公交后来改名159,然后又改成了D4。
 
  稚嫩的大学生们,笑着面对拥挤而破旧的公交车,因为他们知道,自己的未来世界一定是美好的。
 
  就像他们坐着公交车路过的桥北,未来世界也一定是美好的。
 
  3
 
  “北堡阿有下啊,么得下走咯。”这是他们学会的第一句南京话。
 
  挤上高新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特别是周末晚上的回校大部队,密密麻麻可以占领整个大桥南路站。
 
  站在公交站台的年轻人们,彼此确认过眼神,没错,都挤高新线的。
 
  好不容易挤上车之后,一定要注意站稳扶好。
 
  因为过了南堡,司机师傅就要开启F1模式。如果当时要评选南京不受地心引力控制的三条公交线路,必有高新线一席。
 
  夜色下,高新线从桥北飞驰而过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正如所有路过桥北的年轻人,不留下一点痕迹。
 
  但人们知道,城市在向东、向西、向南。城市终究也会向北。
 
  2003年,桥北首个楼盘旭日华庭诞生,老浦口人、南京人、江苏人、以及全国各地的人,都向着长江北岸若有所思起来。
 
  从那时起,桥北就像一个巨大的吸铁石,人口膨胀的速度非南京其他区域所能比及。
 
  老浦口,甚至整个江北的人气,急剧向桥北偏移。
 
  弘阳广场,江北第一个商业体
 
  2006年,弘阳广场开工,江北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商业体即将诞生。它不仅是桥北人的未来,也是南京人的未来。
 
  4
 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整个江北分属于浦口区、大厂区、江浦县和六合县。
 
  这样的格局到这个世纪初才告结束。
 
  老浦口缓慢的生活,最终在桥北这个边缘被撕开,加速,与时代接轨。
 
  以前经常说的什么“新马泰”、“马自达”,很快就被快速路、地铁线和国家新区等字眼取代。
 
  如果要问,哪一年算是桥北划时代的一年?
 
  你可以说,是大桥收费站拆除的2005年,心理上的隔阂终于拆除了。你可以说,是弘阳广场全面开业的2011年,从此桥北有了自己的“新街口”。
 
  柳洲东路已经是南京流量最大的站点之一
 
  你当然也会想到2015年,地铁3号线、S8开始运营,江北新区正式成立,扬子江隧道即将开通。
 
  所有南京人都在这时意识到,是一种叫“未来”的东西,将城市中被岁月尘封的地点撕开,让它们风起云涌,追上时代。
 
  桥北就是这样的地点。
 
  南京人讨论着哪里是江北新区的核心区域,桥北、江浦、老浦口有着怎样的分别,房价又是怎样地暴涨。
 
  桥北终于一跃成为南京的关键词。
 
  “我住桥北,就在弘阳那块。”这是桥北人自我介绍时常说的话。而桥北人对未来的想象,也在时代的进程中再次蓄势待发——2016年弘阳闭馆改造。
 
  桥北人会等来一个什么样的弘阳?2018的春天,一起进入弘阳回归倒计时。
 
  5
 
  这两年的江北,甚至整个南京,都在焦急地等待两个“回归”。
 
  一是封闭改造的大桥。另一个就是闭馆改造的弘阳。大桥和弘阳,早已经构成了桥北人心里最重要的地标组合。
 
  桥北作为江北新区的核心,在近两年的等待中,人们对改造中的弘阳未来世界有着更多的想象。
 
  越临近揭幕,这种想象也就越强烈。
 
  2018年的四月暖春,蝶变升级后的弘阳广场购物中心和未来世界主题乐园将同步开业!
 
  不管曾经的弘阳是陪伴了你度过青涩的大学时光,还是陪伴你经历了在桥北安家立业为人父母,你心目中的“未来世界”是什么样子的?
 
  当你准备带着孩子前往“未来世界”时,他们期待中的“未来世界”又是什么样子的?
编辑:水灵儿点击数: 次会员收藏][保存到收藏夹][我要投稿
上一篇:抒情散文:途经岁月,笑语流年 下一篇:没有了
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,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. 如发生侵权行为, 请及时告知.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
Copyright ©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. 永恒网 版权所有. 转载请注明出处